这个世界总有个人等他回来,这个世界总有人等

作者:内地娱乐

你就是不在了。
我在你工作的酒吧门口一醉就是一夜。
我去过任何你可能出现的地方找你。
我打过你的电话,你那么狠心地又搬了家。
我索性住到你曾经住过的房子里。
我神经质地打开门,我以为你就在门外。
就像那时候我敲开你的门又躲起来一样。
我买了很多的烟。我把它们排列好。
我不会再借着买烟的借口出去鬼混。
虽然我知道,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。

这些日子以来,我一直在听张国荣的歌,我想我是种了他的毒,无法自拔、无力挣脱亦不想逃离。
《春光乍泄》是我看过的第二部他主演的电影,我也正是因为这部电影才真正喜欢上他的,那时我就在想这么大的人了,但他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。
春光乍泄,Happy Together 中文名字和英文对照之下,立刻觉得中文之博大精深。 既然是Happy Together,那么,有一日黎耀辉和何宝荣在一起不再Happy Together而是甘苦与共,那么,这部电影也就失去了意义。
影片的前二十二分钟29秒几乎都是黑白的,直到何宝荣对黎耀辉在医院里说:“黎耀辉,让我们从头开始”后影片才有了颜色。我想对于黎耀辉来说,何宝荣受伤,他照顾他的这段日子是最幸福的,他不用担心他会离开他,不用担心他去外面寻欢。他对他的爱真的很深但也有些霸道,所以这也是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吧。何宝荣对于黎耀辉来说就如同胸口上的那根刺,留着痛,但拔下来更痛,所以哪怕何宝荣一次又一次的离开他,但他都从来没有真正扔下过他,因为他知道他舍不得,他舍不得那根刺,他知道,哪怕那根刺拔下来了,那里还是会有一个洞,怎么都填不满,永远都无法愈合。
在影片的最后。 黎耀辉说,在返香港之前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,我到了辽宁街,夜市很热闹,我没见着小张,只看见他家人,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边走来走去的原因,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。 我突然明白,为何何宝荣可以一次又一次毫不顾忌地离开黎耀辉,去外面的世界花天酒地、任性胡来。 只是因为他知道,自己总有个地方可以回去,总有个人等他回来。 只要他说:黎耀辉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 这里面的何宝荣就像一个孩子,任性挥霍着黎耀辉对他的爱,在他的心里,黎耀辉就是他的家吧,在任何地方,任何时间,只要他对他说那句老话,黎耀辉就会回到他身边,给他一个家。
也许何宝荣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一天他会找不到黎耀辉,是的,他找不到他了,因为他不要他了,在黎耀辉回香港前,他独自去了当初何宝荣想要去看的瀑布。在瀑布前他说:“我觉得很难过,因为我始终认为,站这儿的应该是一对。”但黎耀辉不知道的是何宝荣回来了,他租了当初两人一起住的房子,买了好多香烟,打扫房间,哭的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。在影片的前三分之二,我是很心疼黎耀辉的,我觉得何宝荣太没心没肺了,一点都不懂得心疼人,在黎耀辉生病时,他还嚷着肚子饿,让黎耀辉去做饭。大晚上的找黎耀辉要烟抽,最后还是黎耀辉出去给他买的。可当到了黎耀辉离开他时,我又开始可怜他了,觉得他之前所有的任性,做的所有事都是可以被无条件原谅的,好像他天生就是要被宠爱的,在结局处,黎耀辉乘着高铁驶向未来,驶向一个没有何宝荣的未来,而何宝荣也从新开始,但这只是表面,只因他以为黎耀辉会回来,然后重复那昨天的故事。

黎耀辉说,在返香港之前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,我到了辽宁街,夜市很热闹,我没见着小张,只看见他家人,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边走来走去的原因,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。 我突然明白,为何何宝荣可以一次又一次毫不顾忌地离开黎耀辉,去外面的世界花天酒地、任性胡来。只是因为他知道,自己总有个地方可以回去,总有个人等他回来。 只要他说:黎耀辉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 然后…… 就有人拥抱满脸血迹的他,就有人带他去看病,给他做饭洗衣擦洗身体,把床让给他,自己跑去睡沙发。 就有人深夜跑去给他买烟,就有人拖着生病的身体给他做饭,拼命工作去赚钱,只想回到家就能见到他。 所有人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也许都会毫不犹豫地倒向黎耀辉,因为何宝荣这个角色实在太不可爱了。他像个孩子一样,一直向黎耀辉任性索取,从来没有给予过什么,每当他落难时,他就会回到黎耀辉身边。寂寞的时候,受伤的时候,失落的时候。 黎耀辉之于他是一个如同避难所的存在。 可是也是一个如同家一般的存在。所以,他才可以那么无所顾忌的一次次伤害他。

可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。
我只要知道身后还有你,我就是安全的,就是存在的。
我知道我经常跟你耍赖对你任性冲你发脾气。
我明明知道你是那么在乎我还在你面前跟别的男人相拥而过。
你也许不知道我有多怕失去你。
你知道吗,世上最尖利的武器就是对人好。
你惯足了我的任性又从我的生命里抽身走开。
你会让我每每想抽烟想吃饭的时候都忍不住地思念你。
我甚至想过你还可以去对其他的人好。
而我即便是混迹于世,内心也会空洞,目光也会游移。
你知不知道,对我来说,伸手可触,就是幸福的。

他以为他不会离开。 直到有一天,他玩累了,想回家了。 他回到黎耀辉的住处,摆放好黎耀辉买来的香烟,修好那盏瀑布台灯,擦洗好地板,收拾好房间,等待着他回来。 然而,黎耀辉已经离开。 我想起童话故事里的彼得·潘:我原来一直以为妈妈会一直开着窗子等我,于是我就在外面玩了两个月,又玩了两个月,再玩了两个月,然后我飞回家。可是窗户已经栓住了,妈妈已经把我全忘记了,我的床上睡着一个小不点。 他坐在床上,抱着黎耀辉常盖的那条毛毯,接着痛哭。那一刻我很心疼他,但不是原谅。 我不喜欢这个像被宠坏的孩子一样的角色,因为有恃无恐,而不断犯错。他以为,这个世界总有个人等他回来。 他错了,他活该,他咎由自取。

黎耀辉,你知不知道,你形单影只地站在瀑布底下的时候,
我正在你住过的地方抱着你盖过的的毯子痛哭。

本文由曾道正版免费资料大全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