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澎湃的牵记,指指点点

作者:内地娱乐

中产阶级

“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,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。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,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……是不是就这样平凡到老,我的日子一直是不坏不好,是不是学会了放弃思考,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!头壳坏掉才能够活得很好!” ——郑智化《中产阶级》

很多人从这张专辑开始认识郑智化,郑智化也是凭借着《水手》这首歌开始风靡大陆。有时候,一个人或是一首歌的走红,是讲究一个机缘的,所以也许是郑智化不经意间的哼唱,结果却成了两岸三地藉此励志的不朽经典。
其实《水手》并不是郑智化最出色的作品,而《私房歌》也并不是他最得意的专辑。除去首张专辑《老么的故事》在市场的投石问路,《堕落天使》、《单身逃亡》既当得起成熟这样的标签,也没有向商业妥协的痕迹,是有着最深、最强的郑智化烙印的专辑,郑智化特有的敏锐善感,不经意间流露的愤世嫉俗、现实批判,迷恋到让人沉沦的颓废落寞,无不在专辑里一览无余。
我听郑智化始于《用我一辈子去忘记》,记得当年一个人走在落满雪的操场上,这首苍凉低回的歌不由分说立即就击中了我的心,让我一直难以忘怀。我还记得,那是个盗版尚不发达的时代,我的伙伴有天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说是某处在卖所谓“特价”磁带,于是我们热血沸腾,纷纷倾箱倒箧,倾其所有。很快,我们选派的代表就回来了,大家一哄而上,我几乎没有什么挑选余地地拿到了《私房歌》,当时大家均各取所需,乐不可支,而我则悻悻然地翻看着磁带的歌词。回家听的时候,觉得《水手》有咸咸的海风味道,觉得《中产阶级》中“头壳坏掉才能够活得很好”的歌词太“二”了,觉得《吙伊去》虽然语焉不详,但是很有点豪气洒脱的意味,觉得《淡水河边的烟火》似乎看得到情节和画面,仿佛亲历置身其中的伤感,觉得《三十三块》怎么赖赖的,歌词很好笑。结果,后来《水手》好像一夜间就红了,而先前被大家遗弃的我的那盘磁带也就相应地身价倍增,成了大家争相借阅的稀罕物。想起来,我那时的眼光还颇具前瞻性,很有意思,呵呵。

唱:郑智化
词:郑智化
曲:郑智化

昨天在同学的公司里偶然听到郑智化的歌《中产阶级》,wokao!那感觉真是无比的怀念啊!录音机、磁带、胡同等等一股脑的情绪全都涌了上来。那时候对《中产阶级》的歌词感受不深,只是徒感悲伤又点无病呻吟的姿态,如今在听终是感同身受了。

我的包袱很重 我的肩膀很痛
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
我的眼光很高 我的力量很小
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

上世纪90年代还是一个重视音乐自身旋律和内涵的时光,所以就算现在听起那些配乐“简陋”老歌依旧会感到好听,也许是更好听。那时似乎还没有“娱乐圈”这么个词汇,更没有像如今媒体这么粗暴的炒作,出名的歌手绝对是货真价实的。

我的床铺很大 我却从没睡好
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
我的欲望很多 我的薪水很少
我在台北的马路上迷失了我的脚

记得当时郑智化的《水手》《星星点灯》火遍全国,在老家海城当时正流行街边的卡拉OK,时价好像是2元一首。没到傍晚入夜路边就会响起“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”,“算”字一定要咬的超狠才够味、才过瘾。当时内向腼腆的偶也难耐寂寞,同一个大我2岁的好朋友在心情无比澎湃、喉咙无比干燥的情况下喊完了一首《水手》,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,真是无比澎湃啊无比澎湃!

没有人在乎我这些烦恼
每个人只在乎他的荷包
我常常喝着可乐 我吃着汉堡
只是心中的空虚 饥渴无法填饱

郑智化的很多歌的歌词都非常的耐人寻味,就当是而言对我绝对是另类的,孤傲又叛逆。那时的我还是个小孩,在香港情情爱爱的粤语歌曲中找到了现实的味道,如今再听又在现实的味道中体会到难咽的困惑,试问:那个青涩的小孩你还在么?

是不是就这样平凡到老
我的日子一直是不坏不好
是不是学会了放弃思考
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

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
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
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
这样的我才能够活得很好

头壳坏掉才能够活得很好

本文由曾道正版免费资料大全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